• info[at]asiathemes[dot]com
  • (2)245 23 68

新闻_星岛环球网: 这些抢人的城市,正在拿命忽悠你

新闻_星岛环球网: 这些抢人的城市,正在拿命忽悠你

leo /

新闻_星岛环球网
新闻
这些抢人的城市,正在拿命忽悠你 news.stnn.cc/china/2018/0508/545531.shtml May 8th 2018, 12:17
原标题:这些抢人的城市,正在拿命忽悠你中国新闻周刊 这场人才争夺战 二线城市从一开始就输了 五一假期,一篇漫画文《这些城市,正在拿命欢迎你》在社交媒体刷屏,漫画认为,中国的二线城市们正在拿命鼓励全国人才去他们那儿落户买房,引发众人热议。 其实每到毕业季,各个二线城市就会上演”人才争夺大战”,送房送钱,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不过到了2018年抢人大战非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愈演愈烈,甚至连一向”高傲”的北京、上海两个一线城市也加入了这场混战,一时入局者众,好不热闹。 北上广的高房价一直是人才外流的首要原因,而二线城市送房送户口送钱送温暖,正好夺得人才芳心,看起来二线城市是备胎要转正的地位。 但是为什么二线城市砸锅卖铁也要引入人才?二线城市负债式的引才手段真的能把人才留下来吗?二线城市和一线城市相比到底差在哪里? “一线不留爷,二线留爷住” 如果要问一个大学生毕业的去向,人人都会犹豫,但是要问哪里最赚钱,人人都能脱口而出——一线城市。
2016年中国人民大学就业地区分布,其中有一半在北京就业/ 中国人民大学2016届毕业生就业数据库 一线城市无疑是最有”钱”景的去处,2016年全国的平均工资排名,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分别位列前四。 但是官方的逻辑认为,人太多了也不行,要把多余的人赶出去。2016年时,北上广深纷纷亮出了2020年的常住人口底线——北京2200万人,上海2500万人,深圳1480万人,广州1550万人。 要控制人口,最有效途径就是利用房价调控。2016年前两个月,深圳、北京、上海的二手住宅同比涨幅分别是:52%、25.7%、17.4%。日本学者惊叹,深圳的房价快要到达东京房产泡沫最多的时候。 与一线城市拒人才于千里之外不同,二线城市仿佛看到了曙光,纷纷向人才伸出了橄榄枝,甚至上演无声无息的抢人大战。二线城市的杀手锏,就是住房和户口。 武汉提出五年内留住100万大学生的口号,高校大学生只要在武汉就业三年就可以成为本地常住户口;福州给予应届研究生和博士生的住房补助高达15万元,购买人才公寓可以直接打七折;长沙的引进人才只要在本地创业或者有三年以上的劳动合同,就能拿到最高100万住房补助。 一些二线城市还专门盯着精英人才砸钱,重庆为了吸引”长江学者”,国家”千人计划”入选者等高端人才痛下血本,住房补助高达200万元,从2009年至今已近花费1.3亿元引才。但是重庆还是赶不上厦门”剁手”的尺度,对顶尖人才团队,资助最高有一个亿,而且引进的硕士每人3万元生活补助,博士每人5万元,医学方面的人才或者团队最高可以拿到700万元的安家补贴和工作补助。 而且与一线城市相比,二线城市的人才需求量更大。根据2017年第二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在交通运输行业、金融行业和互联网行业,二线城市的用工需求增长幅度都高于一线城市。
2017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就业环境变化/ 作者自制图 2017年前两个季度不同等级城市的CIER指数(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对比也反映了二线城市人少职位多的情况。CIER大于1时,表示就业环境比较缓和,CIER小于1时,表示就业形势比较严峻,竞争者很多。 不过为什么二线城市要上演人才争夺战,恐怕不是说一句”逃离北上广”就能解释的。 有学者质疑当下二线城市人才引进策略并不”单纯”,一方面是为了解决城市产业升级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扩大购房人群避免房地产市场的大起大落,以补充因限购导致的市场需求急剧萎缩。 从清华大学与北京大学共同发布的2015年”中国典型城市住房同质价格指数”(CQCHPI)来看,2012年至2015年,成都、大连、武汉和西安四个城市中心城区存待售房产价格大多呈现负增长趋势。 二线城市的住房政策也并不那么”真诚”。2017年12月,武汉宣布”长江青年城”开工,这是武汉首个可以低于武汉地区市场价20%购买的大学毕业生居住创业社区。 不过细看就会发现,武汉市对于毕业生买房八折优惠政策只限于特定区域,该项目位于黄陂区汉口北刘家头附近,位置比较”偏远”,且房价并不高。而大部分毕业生面对房价连年上涨的东湖高新区(中国光谷)就只能”望房兴叹”。 重庆式缺人 二线城市求贤若渴,首先是由劳动力短缺造成的,尤其是智力型劳动力的短缺。重庆就是一个典型案例,2000年至2010年间,重庆的劳动参与率下降了12.1%,就业人口减少了121.21万人。 由于重庆人口外流数量远远超过人口流入数量,导致巨大的劳动力缺口慢慢扩大。2000年至2013年, 重庆跨省流出人口从288.30万人增加到531.98万人;但是这十三年间,流入人口从46.03万人只增加到143.56万人,根本弥补不了流失的人口。 并且,由于流出人口大部分是年轻劳动力,加快了重庆老龄化的速度,在2000年至2010年的流动人口中,15~49岁的人口占七成以上,高达71.33%。目前中国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地区不是经济最发达的北京、上海,而是西部的重庆,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重庆65岁以上的老人达到11.56%,居全国首位。学者推测,2020年重庆老龄化程度将达到12.6%。
2000年至2013年,重庆的老龄人口增幅很大,但是青少年在减少/ 作者自制图 有学者推测,2020年重庆老龄化程度将达到12.6%。从2000年到2010年,重庆的年轻劳动力比重下降了7.2%,但是老年劳动力却增加了113.09万人,而这些老年劳动力将在十年内逐渐退休,享受由越来越少的年轻劳动力提供的服务。老年劳动人口增多,生育率却在下降,2014年,重庆的生育率为1.164,要知道能保证世代更替最低生育率是2.1。 此外,重庆的劳动力教育水平也很低,超过一半的人仍从事着第一产业。同年,上海第一产业从业人占比只有3.3%。即使在教育水平相对高的城镇,重庆大专以上学历的劳动力也只有7.7%,但是上海早在2009年户籍居民中大专以上学历的就超过了20%。 在重庆,企业招不到人,求职者找不到工作。数据表明,2010年重庆劳动力市场仍有近80万的缺口,但是同时又有78.59万的劳动力资源得不到利用。 这也是目前大部分二线城市的尴尬之处。要知道这种情况不容小觑,这将会致使地区的劳动力规模陷入一个死循环,在人口结构、劳动参与率、人口迁移等因素的共同”助推”下,劳动力供给与需会从求从”绝对过剩”到”相对短缺”再到”绝对短缺”。这对于地区的产业发展、经济结构都会是巨大打击。 在这样的地区发展的”危急”情况下,现在重庆不得不采取积极的措施吸引外来人才进入,以改善劳动力资源状况。 与重庆共饮长江水的武汉,也有自己难念的经。武汉坐拥80多所高校和超过一百万大学生,包揽武汉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但是却留不住本地高校人才,一直在为他人做嫁衣。 一方面,武汉留不住本地高校产出的人才,另一方面自身又面临着人才缺口,2013年第三季度武汉市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率为1.49,这意味着三个岗位只有2个人应聘。 劳动力空缺最严重的行业中,工程技术也在列,这应该使武汉十分寒心了,要知道华中科技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本地理工科高校都是工程技术人才的发源地。小米的创始人雷军、微信之父张小龙以及华为的26岁天才副总裁都是从武汉高校输出的。在这场人才争夺战里,武汉是被自己人”背叛”的。 其实老龄化的打击是很多二线城市面临的问题,其中最典型的地区莫过于东北的二线城市。例如,哈尔滨的人口增长一直是比较缓慢的,但是老龄化的速度极快,2014年底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就已经占了人口总数的17.5%。根据人口灰色预测模型,预测2020年老龄化人口将增加到25%,情况也是不容乐观。 福建的三个二线城市是一起面临严重老龄化的难兄难弟,厦门的60岁以上的老人早在2008年时就达到了12.4%,福州在同年也达到了13.1%,泉州2013年的老龄化程度也达到了11.58%。可以说是”万里河山一片老”。 其实很多二线城市是后知后觉。早已有学者将2010年全国各省市的引才投入做成量化指标,那时劳动力流失问题已经暴露地非常明显了,但是重庆、黑龙江、吉林的人才投入在全国几乎是倒数,排在贵州,青海等地区后面。先天不足,后天不努力,现在只能砸钱买人才也不算预料之外了。 留不住人,也留不住企业 不管是重庆也好,武汉也罢,这些城市不仅留不住人,也留不住企业。 拿武汉来说,武汉还缺少独树一帜的特色产业,目前武汉聚集了世界500强中的74家企业,但是都是在第二产业中比较有影响力的企业,比如中石化、东风、武钢。因此武汉终究还是以工业为主导,以汽车产业为工业支柱产业,但是现在怎么会有人才愿意投身”大炼钢铁”呢? 与其说武汉留不住人才,不如说武汉连互联网企业也留不住。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生创办的PPTV和卷皮网都曾经在武汉安家,但是最终PPTV搬到了上海、卷皮网搬到了深圳。和同行交流,找产业上下游对接,找融资都很方便,这些互联网产业氛围都是武汉不能提供的。 2013年,全国互联网数量和投资事件数量最多的地方,前四名都是北京,上海,广东,浙江,湖北排在很靠后的位置,能提供的融资机会也比一线城市少很多。
2013年中国投资地点和创业公司分布,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拉开了距离/ 作者自制图 成都也面临人才流失的问题,目前成都人口中,受教育程度在本科以上的只有8.1%。奇怪的是成都并不缺大公司大企业,从1999年开始发展IT产业,戴尔、联想、西门子、飞利浦、富士康都在这里落户,但是成都的IT产业做的不是研发而是生产,说到底,成都引以为豪的IT产业只是制造业而已。 虽然成都的富士康号称制造了全球三分之二的iPad,但是中国人用的iPad背后还是清楚地标着”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成都也有一系列IT研发中心,但是和深圳相比就逊色,根据广东社科院2016年发布的中国城市创新指数,深圳排在第一,甩了成都不知道几条大街。因此打造”成都制造”并不能把人才留在生产线上。 同样的,六朝古都南京,虽然高校林立,但是因为以制造业为主,所以留不住本地的人才。而且和南京的房价收入比(房价和收入之比,能够反映购房压力和生活压力)比周围的杭州,苏锡常经济圈都高,导致了人走茶凉的局面。 2015年至2016年,南京大学毕业生留在本地比例从40%下降到33%,其余人才聚集在上海和苏锡常地区。从2010年江浙地区人口迁移网络图来看,迁移核心城市在上海和杭州,却没有南京,往无锡迁移的的人却比省会城市南京要多。
2010年江浙地区人口迁移网络/ 基于社会网络分析的长三角地区人口迁移及演化 但是并非所有二线城市都这么急迫地挖人,他们中有一个反例——杭州。 杭州本地大学生的忠诚度相当高,而且对外地毕业生和留学人才的吸引力也很大。2016年浙江大学的本硕博毕业生中,58.24%的人选择留在浙江,其中超过80%留在了杭州。而且杭州接受的毕业生中有70.5%来自外地。2016年,LinkedIn(领英)发布的榜单显示,杭州的海归人才流入流出比排名全国第一。
浙江大学2016年毕业生就业地区分布/ 浙江大学2016届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 2016年9月,中国人民大学的《阿里零售平台带动就业问题研究》显示:2015年,阿里平台总体为社会创造3083万个就业机会,包含了交易型就业,电商物流,电商服务业和批发业、金融、物流等衍生产业,例如中通在2016年创造了6万个就业岗位。 杭州靠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吸引了人才留下来,不至于在人才争夺战中落后。杭州聚集了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电子商务公司,扩大了对金融、物流、营销、大数据、云计算等方面的人才需求。 杭州比武汉,重庆等二线城市优越的地方在于,互联网产业在这里已经成为了闻名全国的特色产业。就像上个世纪一提大庆人们都能想到油田,现在一提杭州,人们就能想到阿里巴巴和网易等知名企业。提到武汉,人们想到的只是樱花和雾霾,提到重庆,人们想到只是火锅。但是谁会为了火锅或樱花留在一座城市工作呢? 有学者对上海浦东新区、北京中关村、武汉东湖技术开发区的人才生态环境进行对比。很可惜,虽然东湖有樱花和植物园,但是自然环境指数还是负数。经济环境和科技环境都还有待完善,并且从最终的测算结果来看,浦东和中关村依然把武汉东湖远远甩在了后面。 因此这场人才争夺战,二线城市从一开始就输定了。只要BAT的总部不搬,一线城市的顶尖高校不挪,中关村里的办公楼不倒,就没有什么能阻止人才北漂的决心。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dSt/p2QhNv

@ 2017 Esol Theme powered by WordPress Developed by ASIA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