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fo[at]asiathemes[dot]com
  • (2)245 23 68

新闻_星岛环球网: 美国要在南海“造岛”?

新闻_星岛环球网: 美国要在南海“造岛”?

leo /

新闻_星岛环球网
新闻
美国要在南海“造岛”? news.stnn.cc/guoji/2018/0430/543655.shtml Apr 30th 2018, 14:10
原标题:【解局】美国要在南海造岛? 华盛顿的”恐华”情绪短时间内怕是没法消散了。 经济上刻意制造各类贸易摩擦就不说了,军事上也一刻没有消停。这个月月底,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萨姆·坦格里迪(Sam J. Tangredi)在《美国海军学会学报》发表了一篇题为Build an Island of Freedom(《建设”自由岛”》)的文章。其大意呢,就是以对抗中国为基本目标,在南海建设一个可移动的海上基地——”自由岛”。 不可否认,2012年以来,中国在南海的力量建设和存在持续得到强化。对此,美国一定是如鲠在喉,因此才采取各种手段,企图遏制中国。那么,这次的”自由岛”又是什么名堂?相较于此前的”自由航行”又多出了哪些威胁? “造岛” 先来大致浏览下原文。 文章称,”中国正在南海夯实其夸张的主权主张,正在破坏国际法,正在危害南海的航行自由”。为了反击中国、维持南海地区的法治,”航行自由行动”是远远不够的。这些行动不再具有前些年的外交和舆论效果,也无法改变中国力量迅速增长的现实。 因此,作者建议,美国及其盟友应该采取更具决定性的方式,如在南海建立前沿的海上基地——自由岛,比较可行的位置是马科斯菲尔德沙洲(即中沙群岛)和菲律宾巴拉望以西的危险地带。 其实,这个海上基地,对美国人来说也不是新鲜事物。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海军就曾提出要建设移动海上基地。毕竟,虽然美国长期占据世界霸主地位,在世界各地建设军事基地,但是这些基地也不是想建就能建的,而且耗费巨大,限制很多。因此,一艘大型海上的移动基地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去年7月,美国建造的8万吨级的”海上移动基地”T-ESB3号开赴中东执行任务时,首次亮相世界,就曾引起不小的惊叹;三年前,奥巴马政府也曾威胁中方,美国要在南海”建岛”,以回应中方的岛礁建设。
不过,这次的文章里,作者提及了更具体的做法,即基于一个废弃的油井,以维护和平的名义动用美国和伙伴国的海警和民事力量,建设一个用于国际导航和环境研究的平台。同时,美国应该加强海上基地的技术研究,以便必要时候能够将”和平自由岛”扩展成为海上军事基地的能力。 文章还指出,这种做法有三方面的意义:一是表明美国有意愿通过相对非对抗的方式否定中国的南海主张,并维护航行自由的规则;二是通过永久性的海上存在支持”航行自由行动”,以给中国施加更大压力;三是迫使中国逐步缓和局势,否则美国将效仿中国在南海建岛。 萨姆·坦格里迪是位博士和退役的舰长,以研究海权战略理论和海军战术见长,是美国当代较为有名的海权战略专家,主要擅长的领域包括反介入/区域拒止、两栖战争、军政关系、威慑理论、海权战略和海军史等,出版了5本专著,发表了150多篇期刊文章和书籍章节。他虽然著述等身,但并不常见诸于中国的大众媒体。他也并非政策专家,对华盛顿也没有太大的政策影响。
焦虑 不过,连这样严肃的海权专家都开始就南海为美国出谋划策,这说明,美军内部的战略焦虑已经到达了一个相当的高度和广度。 从奥巴马政府开始,美国就在南海问题上给中国罗织了多重”罪名”,诸如”破坏航行自由、胁迫邻国和不遵守国际法”等。这些冠冕堂皇说辞的背后,其实是美国特别是美军对中国南海力量和控制能力增长的严重不适应。因为美国已习惯在南海面对一支弱小的中国海上力量,已经习惯享用其在该地区主导地位。 然而,南海乃至整个西太平洋以前的权力结构并非常态,它是建立在中国等国海空力量过度孱弱的基础之上的。随着中国快速崛起和中国加快军事现代化,这种权力结构势必要进行相应调整。中国作为南海最大的沿岸国,理应对该地区事务有重要的发言权。中国一向爱好和平,没有控制整个南海的动机,但无论如何,美国在该地区一言九鼎的地位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可是美国一向强调自身的绝对安全,将自己的利益凌驾在所有国家之上。在南海,美国不仅没有根据新的形势做出调整,反而对南海越来越偏执,将其定位为最高利益(Top Interest),对南海的战略地位认知类似当年麦金德对东欧心脏地带的看法,认为控制不了南海就控制不了西太,控制不了西太,就将丧失对全球整个海洋的主导地位。 而就当前的南海局势,美国战略界、智库和美军都非常不乐观,越来越倾向于认为,南海的局势日渐对中国有利,如果不采取强硬措施,中国将确定无疑地最终控制南海。新近被任命为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S·Davidson)4月20日向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了一份书面报告,大肆渲染中国的”军事威胁”。他扬言,中国的军事力量已经强大到足以支撑其在南海的领土主张,而要想”阻止中国”,只有进行”武装冲突”这一条路。
警惕 政策研究并非萨姆·坦格里迪所长,他对南海法理问题、航行自由行动和美军在南海的资源和手段的认知并不全面。对于美国而言,”自由岛”的建设暂时并不具有太强的操作性,且不说投入巨大,要让美军把其有限的兵力投入到这种固定的设施上,与中国拼消耗,也绝非明智之举。但”自由岛”的建议也反映出,美国和美军正在酝酿南海政策的调整,随时可能爆发。即便不去建岛,也会采取一些其他激进的措施。 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美国在南海的政策已日益军事化,除了曝光度很高的”航行自由行动”之外,美军还大幅强化了在南海的其他军事行动和部署,这包括增加南海及其周边的力量存在、加强日常巡航甚至是各类战场建设。当然,迄今为止,美军尚保持着一定的克制,采取大体和平的博弈模式。 随着美军战略焦虑的不断发展,从长周期和大概率的角度讲,美军将会加大在南海的赌注。一方面会继续强化现有的”军事化”措施,加大规模和力度;另一方面可能会尝试搞一些相对激烈的动作,采取一些更具冒险性的措施,类似”自由岛”的建设即是这个方向。 “不冲突、不对抗”仍是中美间最大的战略共识,虽然戴维森及其前任哈里斯都在叫嚣与中国的武装冲突,美国官方也已经明确将中国界定为最大的海上战略竞争对手。但说易行难,要想通过大规模暴力的方式阻止中国海上崛起不具备可行性。 不过,这并不排除美军会采取一些介于和平与非和平之间的手段,如搞一些小规模摩擦和武装对峙。中印洞郎对峙事件后,美国曾有人总结称,”中国不能被威慑、但却能够被拒止”。这是一个非常负面的信号,为了阻止所谓的”中国军事化”,美军通过搞海上武装对峙迟滞中国南海军事体系建设的冲动正在增强,这值得中国高度重视。 “自由岛”的建设我们姑且一听,美军的南海可能冒险政策却不得不防。 作者:胡波 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来源:侠客岛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dSt/p2QhNv

@ 2017 Esol Theme powered by WordPress Developed by ASIA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