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_星岛环球网: 周建闽:台湾边缘化的由来与破解之道

新闻_星岛环球网
新闻
周建闽:台湾边缘化的由来与破解之道 news.stnn.cc/hk_taiwan/2018/0429/543361.shtml Apr 29th 2018, 00:14
台子不大就难以施展,不够坚实则难以稳定。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香港4月29日电 中国评论月刊总编辑、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创中心专家委员周建闽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4月号发表专文《台湾边缘化的由来与破解之道》。作者强调”无论是政治或是经济领域,台湾的边缘化都与大陆有着密切的关联。也因此,要想解开台湾边缘化的结,必须打开与大陆全方位合作的大门。因为从政治上说,台湾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已经定型。要改变边缘化的处境,除了两岸合作,共议统一、共享伟大祖国的荣耀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而经济上也唯有与大陆携手合作一途。全球竞争力大师波特给台湾开出的药方是:应透过与大陆合作,共同形成产业聚落,壮大国际竞争力。而事实上,大陆的庞大市场及区域整合力,是台湾无法回避的。这本是台湾最大的优势和机遇所在,台湾必须使自己融入中华经济圈的主流之中,才是发展的正道。”文章内容如下: 近年来,关于台湾问题的话语中,”边缘化”一词频频出现,已然成为一个代表性词语。那么,什么是”边缘化”、为何会出现”边缘化”?其有何显着特征、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和影响?如何来破解这样的结果?很值得关注。 所谓”边缘化”,按百度百科的解释,”边缘化是一个比较抽象的说法,就是非中心,非主流,或者说被主流(主流社会、主流人群、主流意识形态、主流文化、主流经济等)所排斥,所不包容。简单地解释也就是从中心和主流逐渐被移除而走向非中心、非主流。”这就清晰地说明了,”边缘化”是一个负面词语,它包含了被排挤、非主流、失意、落后等意涵,总之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词语。 那么,台湾为何会被贴上”边缘化”的标签,成为近年来大家议论的”边缘化”主体呢?这就需要从”边缘化”涉及的领域和由来谈起。所谓台湾”边缘化”,主要指的是在政治与经济这两个领域。 与”边缘化”相对的,是中心化、主流化。说起来,台湾由于历史和地理的原因,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中,从来就不曾处于中心的地位,可以说,无论是政治或者经济文化,一直都处于边缘的位置;在被日本强行割据占领的五十年里,作为殖民地,更是处于日本帝国的边缘。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战败,台湾被归还中国。由于国共内战,国民党军队战败后,其中央政府退据台湾;尽管实质上已经失去了对于中国大陆的统治权,但仍顶着”中华民国”中央政府的帽子。这时的台湾,才第一次在中国历史上处于所谓”中心”的位置,由于美国的支持和国际冷战体系,败退台湾的”中华民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故台湾虽为蕞尔小岛,但在”中华民国”的外衣下,俨然以”中国”的代表自居,被国际社会大多数国家所承认。 但好景不长,随着美苏争霸,在美国对华战略发生重大转变的背景下,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1971年取代台湾”中华民国”政府,正式加入联合国。台湾被逐出联合国后,国际地位一落千丈,从1969年高达70个邦交国,快速下滑至1978年的22个,在国际社会被迅速边缘化。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会是直线式前进变化的。台湾在国际上的边缘化,虽然在七十年代已经基本定型,但未完全固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正是台湾经济起飞快速发展的时候。作为亚洲”四小龙”之首,台湾经济连续30多年来以两位数成长,创造了所谓台湾”经济奇迹”。1988年台湾外汇存底高达750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而同年中国大陆的外汇储备仅33.72亿美元。靠着财大气粗,台湾在八、九十年代四处撒钱,大搞”金钱外交”,不断加强对第三世界小国的联系拉拢,其邦交国一度上升至30个。
  随着大陆加快发展经济,不断壮大实力,台湾靠着大撒金钱换来的邦交国也只是昙花一现。两岸”外交战”在九十年代后期及新世纪之初陈水扁执政期内激烈交锋,最终台湾一路败落,邦交国不断流失,到2008年只剩下23个。马英九上台后,提出”外交休兵”的主张,由于其认同”九二共识”与和平发展的理念,得到大陆的认可,才使得台湾的邦交国稳定下来。而民进党蔡英文当局2016年上台后,由于拒不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外交战重启。台湾目前已经失去巴拿马等两个邦交国,估计未来断交将会陆续有来,台湾在国际政治上边缘化已成定局。
  经济边缘化,是台湾最新的标签,也是最牵动人心的话题。毕竟,政治边缘化主要关乎执政当局,对平民百姓没有那么大的影响;而经济边缘化则不但关系到政权的经济基础,更关系到社会大众的切身利益,关系到台湾至关重要的经济地位和经济影响力。可以说,这才真正是台湾的命根子所在。
  台湾在经济上曾有过傲人的成绩,经济社会的发展程度也接近发达国家,长期以来,”台湾经验”曾是台湾人的骄傲,何以短短十多年光景就失灵了?年轻一代甚至不知道还有这个名词;取而代之的,居然是”台湾边缘化”!台湾经济究竟错失在哪里?为何会长期停滞不前,致使社会大众的薪资十余年基本不变、低薪成为年轻人抗争的主题?
  历史是昨天的现实,今天的镜子。回溯历史,不难发现台湾经济的高峰期在九十年代初中期;而这也正是台湾民主化机制加快建构的时期。与政治上的民主化成反比,台湾经济自此之后就一路下滑,结束了持续40余年的快速成长期,开始进入一个低成长的停滞期。总结起来,有这样一些缘由导致了台湾经济的长期下滑与边缘化: 从内部看,首先是民主化的结果使台湾社会进入一个从未经历的政党政治时代;政党政治的要害在于争取选民、争夺选票,为此不惜任何手段。这就导致了一切以民意为依归,在不良政党和政客的操弄下,不可避免地出现民粹化浪潮。民粹化的政治体制不但更专注于利益分配,专注于短期效应;且对公共政策的制定与推动产生严重阻碍,大大恶化了台湾原本顺畅的行政与立法关系及效率。其次,是台湾的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涨,要素资源日渐短缺;加上环评等政策限制,导致以中小型加工产业为主的台湾企业纷纷外移,使台湾出现产业空心化现象。第三,研发的投入不足,造成台湾企业发展后继乏力。低薪和薪资水平的停滞,正是产业竞争力未能提升的具体表现。
  从外部看,首先,八十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方兴未艾,世界经济日益成为紧密联系的一个整体。在这波全球化浪潮中,台湾基本是以资金、技术输出者的身份参与,没有很好地吸纳从欧美等高端产业转移下来的技术,致使台湾产业升级乏力。其次,是台湾当局对企业投资大陆采取”戒急用忍”政策,处处设限,使两岸产业合作难以顺利展开,错失占领庞大市场的先机,也使台湾”亚太营运中心”的构想胎死腹中。再次,在全球化浪潮下,区域化和经济一体化整合已成趋势,台湾虽然与大陆达成ECFA(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但在反对党及太阳花学运的坚决反对下,后续的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协议迟迟未能通过审议和生效。台湾虽然最靠近中国大陆,但由于对大陆抱持怀疑、敌视的态度,不愿加入大陆主导的区域经济合作机制中,未能享受到关税优惠。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政治或是经济领域,台湾的边缘化都与大陆有着密切的关联。也因此,要想解开台湾边缘化的结,必须打开与大陆全方位合作的大门。因为从政治上说,台湾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已经定型。要改变边缘化的处境,除了两岸合作,共议统一、共享伟大祖国的荣耀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而经济上也唯有与大陆携手合作一途。全球竞争力大师波特给台湾开出的药方是:应透过与大陆合作,共同形成产业聚落,壮大国际竞争力。而事实上,大陆的庞大市场及区域整合力,是台湾无法回避的。这本是台湾最大的优势和机遇所在,台湾必须使自己融入中华经济圈的主流之中,才是发展的正道。
  对台湾边缘化的把脉和药方都已开出,未来要如何治理,端视台湾当局的决断力和民众的选择!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here: blogtrottr.com/unsubscribe/dSt/p2QhNv